第一千两百九十六章 承天之佑(上) - 天唐锦绣

第一千两百九十六章 承天之佑(上)

在这个年代,所谓的催生药基本就是胎儿的催命符,只有让胎儿死掉才能更顺利的生产,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当然世事无绝对,安胎药喝下去也会保不住孩子,催生药灌下去也有可能婴儿依旧存活但是这个概率实在是万中无一,所以就连经验丰富的老御医都没敢想过这种可能。是以当催生药灌下去、孩子生出来之后,那一声声嘹亮的啼哭直接将老御医震惊得双目圆瞪,好像见到了这世上最最不可思议的神迹!迎着房俊不可置信的目光,老御医咽了咽口水,下意识的嘀咕了一句:“特么的这孩子得多命大?”房俊现在没心情理会老御医的粗口,他脑子里有一句话一直在闪烁不停:两个只能保一个!他选择保住武媚娘,牺牲掉孩子,可现在孩子明显没事,那岂不是意味着武媚娘有事?赶紧去看武媚娘,原本秀媚的面容布满汗水,杂草一般的头发一绺一绺湿哒哒的粘在脸颊上,脸容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正紧紧闭着双目,一动不动,连呼吸都感受不到房俊心脏猛地一缩,疾呼道:“媚娘?媚娘!”武媚娘全无反应。房俊双目呆滞,大脑一片空白。老御医急忙从屏风后头抢上前来,将手指搭在武媚娘的手腕上,凝神号脉。半晌,方才嘘出一口气,低声道:“房府尹放心,武娘子只是力竭虚脱陷入昏迷,性命并无大碍。不过这番折腾已然大伤元气,所以月子里定然要保持稳定的心情,精心照料,并且辅以大补之药物固本培元悉心调理方可,否则恐要伤及根本,坐下病根。”妇人初次生产,一条命要丢掉半条,需精心调理方才能够恢复。而武媚娘这般折腾,何止丢掉半条命?这条命怕是十成已经丢了九成,若是不能尽快的调理恢复,非但要坐下病根以后病痛缠身,甚至会大大的缩减寿元。房俊哪里还顾得上老御医说的这些?只是听到武媚娘没死,眼泪便已经“唰”的流下来,喜极而泣院子里一众女眷不知产房内情形如何,只是听得武媚娘开始的嘶吼“宁愿我死也要保住孩子”,便已经泪水滂沱。女人何其难也?生儿育女本是天道,却要女人遭受那等一只脚踩进地狱的凶险和难以忍受的痛苦!现在母子不能两全,正是一出人间悲剧不知何时,房玄龄已然一身常服站在院子门口,没有走进来,只是靠着门边负手而立,长髯无风自动,一张方正的脸庞阴沉似水,眼神之中透着无尽的焦灼。严格来说,房玄龄对于武媚娘的重视甚至更甚于高阳公主。高阳公主下嫁于自家,说起来更像是一个象征,是一个房家与皇室的纽带。而武媚娘不同。这个皇帝赐给房俊的小妾,自从踏进房家大门的那一天,便展现出不让须眉之心智胆魄。不仅将阖府上下搭理得井井有条,便是府中多有的产业都尽在其掌管之下,事事顺意,蒸蒸日上。房玄龄甚为器重。哪怕有朝一日自己死去,甚至两个儿子都不在了,只要武媚娘仍在房家,那么房家最起码也会保持一个富贵安康,安安稳稳的传承下去。这就是武媚娘的能力!可是现在命运居然这般残酷么?背负在身后的双手紧握成拳,房玄龄面上毫无表情,心脏却早已狠狠的揪在一起。老天爷,难道就不能对这个可怜的儿媳多一些宽容、多一些福泽?可以要这般苛刻,这般残忍!知道武媚娘最后那一声声嘶力竭的嘶喊响起,之后便寂然无声,阖府上下的家仆婢女们尽皆落泪,默然无声,一股浓郁的悲怆无声的蔓延开来,笼罩了这座繁华锦绣的府邸甚至就连那微弱的婴儿啼哭都被忽视掉了,都以为那是高阳公主的孩子发出的哭声。知道产房的门被打开,一个稳婆喜笑颜开的走出来,冲着杨妃、卢氏万福,报喜:“恭喜夫人,贺喜夫人,武娘子又给房家添了以为小郎君,母子平安,恭贺房家弄璋之喜!”所有人都惊住了母子平安?一众女眷的泪水尚挂在脸上,便听闻这么一个大大出乎预料的答案,简直不可置信!正在恍惚之间,忽闻耳边一声沉稳的话语响起:“赏!重重有赏!来人,去库房取钱,御医每人十贯,稳婆每人五贯,府中家仆婢女每人一贯,统统有赏!”女眷们愕然回头,便见到站在门口的房玄龄一张老脸满面红光,兴奋得胡子都翘起来,挥舞着大手,脸上的笑容连褶子都不见了这还是那个温润如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房玄龄么?*****从担忧、惊惧,到绝望、悲伤,再到惊喜、不可置信不仅仅是房家人,即便是府中的家仆婢女也都跟着坐了一次过山车,当武媚娘声嘶力竭的凄厉喊叫响彻府内的时候,家仆婢女亦跟着潸然泪下,悲痛不已。当传出“母子平安”的喜讯,巨大的喜悦使得家仆婢女们奔走相告,阖府之内爆发出一阵压抑不住的欢呼!在房家仆役婢女眼中,家主房玄龄是云端的一股清流,沛沛然如九天银河,高高在上,不可触摸;大郎房遗直埋首案牍皓首穷经,虽然未曾读书读出个子丑寅卯,却是个不折不扣的书生,不问俗事;二郎房俊固然身居高位风头无两乃是房府的骄傲,更是房家的未来顶梁柱,但是严格说起来,武媚娘才更像是房家的主心骨几乎房家所有的产业都在武媚娘的掌控之中,多有的处置决断几乎尽由武媚娘做出。房玄龄听之任之、大郎充耳不闻、房俊极力放权可以说房家的实权,尽在武媚娘之手。原本一个侍妾掌握着这般权力,难免会有下人不服,甚至从中搞风搞雨,中饱私囊。可是武媚娘生生凭借自己的能力、魄力、智谋、胆略,将阖府上下尽皆折服。谁敢在武娘子眼皮子底下玩猫腻?不想活了么偏生武媚娘处事公允、赏罚分明,想要挑毛病都挑不出来,如此巾帼不让须眉,即便是长安城中的世家门阀皇族贵戚,哪一个不是心悦诚服赞誉有加?无数王孙公子世家子弟扼腕叹息,这等才华与美貌并重的奇女子,怎地就被房俊那个棒槌收入房中,得享艳福?阖府上下,对武媚娘是敬佩有加,衷心拥戴。此刻武媚娘从地狱里挣回命来,母子平安,哪一个不是喜笑颜开、抚额相庆?再加上高阳公主亦是先一步喜得麟儿,阖府上下,欢天喜地!在卢氏的主持之下,一封封喜帖请柬被送往长安城中各大世家门阀的府邸,以及河东、山东、江南等地的至今亲朋家中。高阳公主所诞下的男婴乃是房家三代的第一个男丁,乃是长孙,房府上下如何不开心?喜帖送出,便开始筹备百日宴按照卢氏的意思,那是必然要大开流水席宴请街坊亲朋的,喜宴规模盛大,越早筹备越是轻松。虽说时间早了一些,但房家同一日接连诞生两个男丁,这是喜上加喜,再是如何重视、如何铺张也不为过。房玄龄不参与这些乱七八糟的俗物,这等事有妇人们和儿子张罗就行了,他自己一头钻进书房,将四书五经统统搬出来,然后又美滋滋的将诗经丢在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