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章 帝王心思(上) - 天唐锦绣

第一千四百章 帝王心思(上)

热门:&&&&&&夜雨绵绵,淅淅沥沥。太极宫内诸多宫殿皆挂着宫灯,橘红色的光晕微微散发,细细的雨丝在昏暗的夜空飘下时被渲染了迷离的色彩,细密的雨滴轻轻的敲打着窗前一盆花树的叶片,簌簌作响。神龙殿。窗前的桌案上放着一盏散发着氤氲水汽的热茶,淡淡的茶香在空气中飘荡,嗅入鼻中,沁人心脾。桌案两侧,父女一人手里拈着一个茶杯,尽皆沉默。李二陛下面色微微有些阴翳,剑眉紧蹙,怒气隐隐。长乐公主抿着唇瓣,素手拈着茶杯时下意识的用力使得纤白的素手上淡青色的血管微微凸起。沉默良久,李二陛下方才缓缓说道:“此事,绝无可能。”语气严厉,不容辩驳。长乐公主低着头,依旧沉默不语,只是贝齿咬住了红唇,有些气恼。大抵是觉得语气过于严肃,李二陛下缓了口气,温言说道:“无论武勋贵戚亦或世家门阀,年青俊彦不知凡几,哪一家不是随着你去挑?为父给你承诺,你将来的郎君随你自己的心意去挑,哪怕只是一介寒门士子,为父亦绝不阻拦。只是唯有房俊,万万不行。”长乐公主修眉一挑,抬起美眸看向面前的父皇,语气微恼:“难道父皇也认为女儿与房俊有不伦之情?一直以来,女儿都认为父皇才是最了解我的哪一个,却不曾想居然跟着外人一般人云亦云。”她从房府回宫,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本来她与房俊的绯闻便在市井之间传播,现在被鲜于氏这么一闹腾,原本那些不敢多嘴多舌的王侯府邸达官显贵们也必然私下里沸沸扬扬,不仅污了自己的清白,更会连累房俊被父皇迁怒责罚。所以长乐公主第一时间便来见李二陛下,想要将事情说清楚,唯恐父皇陷入那些小人的陷阱,从未将房俊贬斥出京。可却未想到父皇居然对此深信不疑……难道自己就是一个房陵公主那般水性杨花的女子?房陵公主与自己的侄女婿有私情,自己更厉害,委身于自己的妹夫……长乐公主极其恼火,语气不善。她并不是很在乎外头人怎么说、怎么传,因为她看得出来自己其实只是一个筏子,被用来攻击房俊的武器而已。可是现在连自己的父皇都这么怀疑自己,令她愤怒之余,也有些伤心。李二陛下叹了口气,看着长乐公主恼怒的神情,心中有些不忍,张口欲言,却终究没有再说什么,拿起茶杯,轻轻饮了一口茶水。长乐公主怔怔的看着李二陛下半晌,忽而垂下臻首,两滴清泪自脸颊滑过,滴落在光可鉴人的雕漆桌面上。她是个女人,一个和离的女人,现在又被最亲近的人误解,心中的委屈简直无以言表。李二陛下茶杯放在嘴边,见到那两滴眼泪滴落在桌面上四溅开来,心头猛地似被刀子捅了一下一般,痛彻心脾。毫无疑问,长乐公主是他最最宠爱的嫡长女,与之相比,对于晋阳公主的怜惜反倒更多一些。而正是自己为了稳固朝局拉拢权臣的做法,几乎毁掉了长乐公主的一生,现在又用这般残忍的方式去狠狠的伤了她的心……即便是身为帝王,到底也还是身为人父,李二陛下此刻颇有些手足无措,连忙放下茶杯,柔声安慰道:“何必这般小女儿态?不要哭了,其实父皇自然是相信你的……”长乐公主抬起头,美眸之中水光潋滟,神情凄楚,惶然问道:“父皇当真相信女儿与房俊清清白白?”李二陛下赶紧点头:“自然是相信的,丽质你自幼便知书达理、贤良淑德,岂会做出那等羞耻之事?”长乐公主的人品不仅仅是他给予肯定,几乎所有认识长乐公主的人,就没有一个能够调的出她在品性方面有一丝一毫的问题。人品有口皆碑。在李二陛下眼中,长乐公主几乎就是长孙皇后的影子……只是李二陛下说出这番话,长乐公主愈发惊异:“既然父皇相信女儿,那刚刚又为何说出那等话语?”听刚才李二陛下的话,分明就是认定了她与房俊有私情,可是一转眼又说相信自己的人品……长乐公主有些茫然,不知道一向杀伐果断的父皇今日为何这般颠三倒四、言不由衷。李二陛下楞了一下,吱吱唔唔道:“这个……就算父皇信你,可是外人想必一定会是心有疑虑吧?说到底,还是房俊那厮害得丽质你清誉受损,他是罪魁祸首。”长乐公主愈发觉得不对劲……罪魁祸首难道不应该是那些四处传播谣言的人、是在房府当众宣扬此事的鲜于氏吗?父皇一贯英明神武,怎么会犯这等昏庸可笑的错误?李二陛下似乎觉得自己也有些自相矛盾,只得打个哈哈,说道:“行了,父皇相信你是清白不就得了?天色已晚,赶紧回去寝宫歇息吧,放心,父皇说到做到,你的亲事由你自己做主,无论是谁家的儿郎,不管他是文采绝世亦或是勇冠三军,哪怕是美周郎复生,只要你看不上,父皇就绝对不会将你下嫁,这是父皇给你的承诺,金口御言,永不更改!”按理说,能够得到李二陛下这句承诺,长乐公主是应该开心的。她现在对于婚姻已经有些恐惧,若是再一次嫁人,她都不知道将来要如何与夫家的长辈亲人相处。甚至只要想想婚嫁六礼、洞房花烛、生儿育女……她便心惊胆跳,满心惶恐。有了父皇的承诺,以后想嫁就嫁,不想嫁就不嫁,再也没人会逼迫她。可是她总觉得今日的父皇有些不对劲,狐疑的目光在李二陛下面上寻梭着,长乐公主试探着问道:“那么……父皇还会不会因此而迁怒于房俊?”..李二陛下顿了一下,沉声道:“无论如何,那厮总是坏了你的声誉,若是不予以惩罚,何以消我心头之恨?”长乐公主脊背挺得笔直,坐姿端庄,一双美眸之中水汽已然消散,代之而来的是灼灼的目光。“父皇向来明察秋毫、赏罚分明,为何这一次明知房俊是遭人构陷,却依旧要一意孤行处罚房俊?”她从来都不是个求知欲很强的人,但是今天的父皇实在太过反常,弄不明白这个问题,她睡不好觉,总觉得房俊是被自己连累……李二陛下有些着恼,瞪了长乐公主一眼:“女儿家家,管那么多事做什么?只管享受着荣华富贵,想做什么便做什么,莫要多事。”长乐公主不依:“这怎么能是多事呢?房俊分明就是被冤枉的,若是父皇铁了心处罚他,岂不是受到女儿的牵累?父皇如此爱护女儿,女儿自然欣喜不已,可日后女儿要如何面对房俊,如何面对高阳?”骨子里,长乐殿下也是个仗义的性子,只不过平素都被她的端庄贤淑掩盖起来,轻易不会被人察觉。房俊救过她的性命,那是大恩。如果仅仅是因为爱慕自己便要受到小人构陷,父皇甚至还要迁怒于他,岂不是等于自己间接害了房俊?李二陛下没想到一向温婉的长乐公主这一回居然为了房俊之事这般咄咄逼人,他脸色沉下来,不悦道:“这件事,你莫要多管了。”长乐公主秀美微蹙。她向来聪慧,对于朝堂之上的龌蹉并非不懂,只是不屑于去理会而已。心中一个念头陡然浮了上来,使得她心头微微一颤,试探着问道:“父皇是执意想要将房俊贬斥出京么?”李二陛下道:“说不上贬斥,只是调离出京去地方任官而已。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父皇是一定要略作惩罚的。”长乐公主觉得自己已经明白了父皇的心思。即便是惩罚,可以打一顿板子,抽一顿鞭子……何必一定要贬斥出京呢?她垂下眼睑,睫毛微颤,咬了咬牙,轻声说道:“既然父皇觉得女儿应当嫁人,那女儿便找个人嫁了吧……”李二陛下愕然。天唐锦绣第一千四百章帝王心思(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