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兵部要夺权! - 天唐锦绣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兵部要夺权!

热门:&&&&&&长孙无忌目眦欲裂,惊呼道:“贼子好胆!安敢动摇天下乎?”而后面向李二陛下,一手向后戟指房俊,大呼道:“此獠居心叵测,意图动摇国本,老臣恳请陛下立即将其诛杀,以正朝纲!”大殿之上一片惊呼,群臣纷纷看向一脸淡定的房俊,心说此子莫不是当真不知死字怎么写?唯有武将们震惊之余,却是目光玩味、神情纠结……是长孙无忌小题大做、进谏谗言么?还真不是。大业三年,隋炀帝对府兵制进行变革。“改左右卫为左右翊卫,左右备身为左右骑卫,左右武卫依旧名。改领军为左右屯卫,加置左右御,改左右武候为左右候卫,是为十二卫。又改领左右府为左右备身府,左右监门依旧名。凡十六府”。此之谓十六卫之由来。唐朝立国之后,立即着手设置军事机构。高祖武德二年,在恢复均田、制定租庸调制的同时,下令仿照隋制设置军府:“始置军府,以骠骑、车骑两将军领之。”由于当时战争未息,仅在比较安定的关中地区设立军府,分关中为十二道,各立一军,予以嘉名,以壮军威。譬如万年道为参旗军,长安道为鼓旗军,泾州道为天纪军……不类枚举。唐太宗即位后,立即着手改革兵制,分天下为关内、河南、河北、河东、山南、陇右、淮南、江南、剑南、岭南十道,共三百余州。集兵权于中央,在中央设十六卫,各有统属,互有制衡。除左右监门卫、左右千牛卫外,其他十二卫皆统率内外府府兵。府兵的任务,最主要的一项是到京城宿卫,多由距京城较近的关内、河南、河东诸道府兵担任,这几道府兵兵额已占全国府兵总数的三分之二以上。其职责除宿卫宫禁外,还充当诸王府、各官府及京城警卫巡察等治安之责。故此,京畿附近之军队,总数已占据全国兵力一半以上。然则自古以来君王皆对兵权忌讳颇深,非但要掌握手中以安王座,更要牵制权衡以靖天下。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房俊此时提议由十六卫参与天灾救援,等同于必然有一支部队打破目前平衡之局面,破坏了稳定的构架,为京畿之安全埋下隐患。更有甚者,兵者国之凶器也,一旦军队在京畿附近活动,谁晓得会否被乱臣贼子利用控制?当年玄武门之殷鉴尚未远去呢……然而武将们却与文官不同,想得是另外一回事。权力,是每一个官员一直都在孜孜不倦追求的至高利益。大唐军制,只要非是战时,将领的升迁佐进优劣评定在兵部,部队的调动操练后勤补给在政事堂,虎符兵符在皇帝手里……没人会感到甘心。没有这些权力,如何彰显自己的身份地位,如何在部队当中树立威信?谁都想要权力,尤其是跟随李二陛下征战多年功勋卓著的尉迟恭、程咬金、张士贵等人,可是敢于如同房俊这般公然于太极殿上谏言陛下命军队脱离驻地四处救灾……当真是前所未有的胆大。李二陛下端坐于御座之上,殿内光线有些阴暗,看不清面上的表情,只听得他平静无波的声音缓缓说道:“兵者,国之凶器也。房爱卿之谏言且不论是否可行,朕之问你,如何令脱离驻地之部队安守本分、只专其命?”让部队出去救灾可以,可是如何来防备这些部队是当真去救灾,而不是假道伐虢、阴谋叛乱?房俊胸有成竹:“部队参与救灾,一则能够及时救援灾民,提升百姓对于朝廷的向心力,二则亦可趁机将部队拉出去进行野外操练,比之在军营内虚应故事要好得多。既然是救灾,需要的是人力,可以命参与救灾之部队不得有一兵一甲带出军营,只是身着便装、赤手空拳赶赴灾区即可。”这年头冶炼规模极其弱小,即便是房家、长孙家这两个大唐最大的冶铁家族联起手来,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拥有装备一卫部队军械甲具的能力。没有甲胄、兵器、箭矢的军队,便如同没牙的老虎一般,即便是当真心怀叵测,又能成得什么事?李二陛下略作沉吟,武将之中已有人站出来道:“老臣以为,房侍郎之谏言或许可行。”长孙无忌顿时大怒:“房俊居心叵测,你程知节难不成是老糊涂了?十六卫宿卫京畿,乃是帝国稳定之基石,岂可轻举妄动?一旦被有心之人利用,必将成为祸乱朝纲之大祸,尔等皆万死不能赎其罪!”程咬金呵呵一笑,反唇相讥:“吾等虽是匹夫,却皆是追随陛下多年的百战之将,功劳多少不敢说,各个赤胆忠心可昭日月!倒是有些人,家教不严纵子为恶沦为天下人耻笑,却还能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在此振臂高呼,当真是可笑!”他说的自然是长孙冲谋反一事……长孙无忌须发戟张、双目赤红,勃然而起,大怒道:“程老匹夫,安敢如此欺我?某当与你誓不两立!”儿子走错路,不仅仅一生尽毁有家不得归,更害得他长孙无忌跟着颜面尽失。若非李二陛下心胸旷阔兼且记挂着他长孙家昔日的功勋,更念着文德皇后的夫妻之情,怕是诛灭三族的下场都是轻的……所以,长孙冲谋反之事已然是长孙无忌之逆鳞,谁碰跟谁急!..可程咬金哪里会怕他?当即往前一站,铜铃般的两眼圆瞪,铁钵一般大小的拳头握紧,瞪着长孙无忌毫不退让:“某只是实话实说,难道你长孙家做得,某就说不得?来来来,莫说某欺负你,让你一只手,咱们就在这大殿之上比划比划,看看某能不能揍得你满地找牙!”长孙无忌快要气疯了,自从跟随李二陛下逐鹿天下以来,何曾受过这等气?当即怒不可遏,站起身来就要上前跟程咬金拼命,吓得身边的大臣连忙将他死死拉住。固然长孙无忌武将世家出身,本身亦可上马杀敌,可是如何能够打得过勇冠三军的程咬金?那程咬金乃是出了名的混世魔王,若是长孙无忌被其在这太极殿上一顿暴打,估计也没脸活着了……身边的大臣将长孙无忌死死拉住,高士廉皱眉冲着程咬金训斥道:“如今皆已是朝廷重臣、帝国柱石,岂能如同市井莽夫一般胡搅蛮缠?真真是没了体统!”程咬金尚未说话,身后的尉迟敬德已然幽幽说道:“朝堂之上,自然是各抒己见,既然有所分歧,口舌之争在所难免。更何况现在乃是商议房侍郎之谏言是否可行,赵国公却怒气冲冲出口伤人,申国公又何必偏心袒护?”这话将高士廉气得不轻,分明是程咬金这个夯货拿别人家人说事儿,现在却又倒打一耙?李二陛下敲了敲御案,倒是没有多少恼怒,淡淡说道:“稍安勿躁。房爱卿你且说说,这个所谓的‘应急指挥衙门’具体应当如何构架,又如何运转?”长孙无忌、高士廉等人尽皆心中一惊,暗道要坏!陛下居然被房俊给说服了……房俊眼睛一亮,当即侃侃而谈:“救灾之事,繁复庞杂,工部、户部、常平仓自然都要参与进来,刑部亦可派出官员调查处理灾难发生之前后是否有玩忽职守、贪赃枉法之行为。由各部抽调精干人员在天灾发生之时组成临时衙门,由陛下居中掌控,分派调度,定可将天灾的损失降至最低。至于救灾部队的集合调遣、任务分派,兵部自然责无旁贷,在陛下的指挥之下竭尽全力的救援灾民,扬我大唐军威,让天下百姓都看看,咱们的军队上了战场是百战百胜攻无不克的无敌雄师,到了灾区,就是赤胆忠心与民同在的子弟兵!”图穷匕见!天唐锦绣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兵部要夺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