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太子的担忧 - 天唐锦绣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太子的担忧

这一场较量,算是彻彻底底将右屯营上下被打服了。单挑军中好手不说,而且是一个挨着一个全都揍趴下,试问大唐所有军队之中,几时出现过这等异类?不是说便没有这等武力冠绝全军的长官,而是谁会这般棒槌的跟麾下兵卒较量?赢了固然威望大盛,可若是输了,那可就把面皮掉地上任人踩踏了……聪明人绝不会干这等蠢事,偏偏房俊就这么干了,等到右屯营这场较量迅速传遍长安,顿时一片哗然。佩服者有之,不以为然者有之,不屑一顾者亦有之……但无论对于房俊这等行为采取任何褒贬之立场,都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这货的的确确是个棒槌!导致的后果便是各家门阀的纨绔子弟们从此深居简出,诸多未曾在当初房俊放出豪言“陛下不管我来管”之时出京避祸的纨绔们噤若寒蝉,都知道房俊武力了得,可谁知道居然这般了得?居然能够将一军之悍卒统统折服!若是他们这些骄生惯养的世家子弟被房俊逮住了,那几拳几脚下来,还不得给打死了?当然,打死倒不至于,房俊固然是个棒槌,却不是傻子,出了人命就算陛下再是护着他也讨不了好去,可若只是如窦家那个倒霉鬼那般腿断胳膊折的,丢人丢脸又遭罪,上哪说理去?一时间,本就对房俊避之唯恐不及的纨绔子弟们纷纷蛰伏,生怕走在大街上与这个棒槌撞上。纨绔子弟们对房俊是又敬又畏,不少人曾憋屈的感叹:既生某,何生房俊?*****东宫。太子殿下设宴,招待吴王李恪与房俊。外界固然时有流传吴王“贤王”之名,先前亦有李二陛下“英果类己”的赞誉,但是说到底,吴王李恪其实是并不存在争储资格的,加之李恪自己深明形势,早早便放出话去绝不参与储君之争夺,是故与太子之间并不存在竞争。没有了直接的厉害冲突,两人又是年岁相近志趣相投,在一众兄弟当中越发亲近,时不时的小聚一下,感情日益深厚。而房俊虽未曾公开表态支持太子,但是其一贯之行为却早被朝臣们判定为“太子党”之一,并且是其中的扛鼎人物,深受太子信赖器重,乃是异日太子登基之后的肱骨之臣左膀右臂……崇文殿一侧的花园里,有一株不知何时移栽至此的桂树,高大的树冠亭亭如盖,粗壮的树身满是褶皱的老皮,时进八月,桂花尚未盛开,但满树的花苞却密密麻麻粒粒饱满,可以遥想当桂花盛开之时,将会是何等繁花灿烂满庭芬芳。树下有一张汉白玉的石桌,便放置在绿茵茵的草地上,此刻左右皆铺着地席,三人围桌而坐,精致的汉白玉石桌上有一个燃着炉火的红泥小炉,一个雕花的铜壶放置其上,火苗轻柔的舔舐着壶底,壶里的花雕酒正微微散发着热气。温醇的酒香四溢。关中人好酒,且酒量都很不错,大碗喝酒大口吃肉乃是关中人的习惯,尽显豪放本性。但是近年来,这等产于江南的黄酒却悄然在王孙贵族之间流行起来,与新丰的美酒相得益彰,成为闲暇聚饮之时不可替代的酒品。待到酒温适宜,李恪拦住想要伸手去拿酒壶的房俊,亲自提起铜酒壶给太子、房俊、自己分别斟了一碗。白玉酒碗,金黄的酒水,香醇的酒气,再配上绿树茵茵凉风习习,惬意非常。待到房俊谢过,李恪便举起酒杯,冲着太子笑道:“咱们兄弟应当敬二郎一杯。”太子也笑道:“的确,”转向房俊,笑道:“未知房二郎居然是个勇冠三军的猛士,一己之力单挑一军之精锐而无一合之将,放眼天下,谁能为之?以往孤有眼不识泰山,难免有唐突得罪之处,还望二郎大人不记小人过,宽恕则个。”房俊楞了一下,哭笑不得道:“别闹!”好歹你也是个太子啊,这般没正行,就不怕那些御史言官逮着你卯着劲儿的弹劾?李恪抚掌大笑:“来来来,本王也敬勇冠三军的房二郎一杯。”房俊无奈,不理会两个帝王贵胄的调侃揶揄,举起酒碗一饮而尽。温滑的酒水穿喉入腹,口齿生香,甘冽香醇。一碗酒水饮尽,李恪又执壶斟满。太子李承乾用手拈了一块糕点放在口中咀嚼几下咽下,瞅着房俊说道:“二郎这次鲁莽了一些,单挑一众军中高手并且将之一一击败,看上去固然威风八面亦能快速将威望提升至顶点,但是对于你掌控右屯营全军,却实在不利。”李恪微微一哂:“太子何必这般忧虑?这货就是个棒槌,棒槌讲究的便是直来直去,自己打爽了就好,哪里想得到别个?”李承乾摇头失笑,却也不再多说。房俊自然明白李承乾的意思。军中敬畏强者,但是如房俊这般固然使得自己的威望提升,却使得何宗宪等人的威望骤降,就算何宗宪心服口服,但是长孙虎等人呢?只消听到这个姓氏,也知道其必然与长孙家有关系,事实上长孙虎正是长孙家的旁支。现在长孙家虽然是关陇集团的中坚核心,但是其家族在军中的实力却早已不复其祖先时之强盛,似长孙虎这等已经算是后代之中的佼佼者,却被房俊轻易的击败,长孙家颜面何存?长孙虎如此,那么另一个被房俊一招击败却仍不知名讳的悍将呢?门阀政治,不是说说而已的。但凡军政两界稍有影响力的人物,背后莫不是站着一个门阀士族,“九品中正制”的选官制度,早已杜绝了平民入仕的九成可能。似马周那等寒门士子登上高位的例子绝无仅有,不仅仅需要高人一等的才学,亦需要玄幻一般的机会,更需要李二陛下压制门阀抬高寒门这等政治背景,但凡缺了哪一样,马周亦不会得到今时今日之成就……世家门阀即家族绵延官职传承,又盘根错节利益交换。房俊击败诸多军中悍将,固然在兵卒之中提升了自己的威望,但是与此同时,又被多少人嫉恨在心?在李承乾看来,得不偿失了……房俊微微一笑,端着白玉酒碗呷了一口温热的黄酒,淡然道:“微臣只要兵卒们的崇敬就行了,至于那些武将以及他们身后家族的看法,又有什么大不了?想都懒得去想。”李承乾无奈道:“你呀你呀,不要总是这么霸道行不行?固然父皇极力打压门阀,可毕竟门阀势力根深蒂固,你总这样将门阀往脚底下踩,终究会吃亏的。单说着右屯营,兵卒的崇敬难道比得上武将们的支持?你没有了武将的支持,说到底还是孤家寡人一个,连一个人都指使不动,这大将军亦不过是个好听的头衔而已。”无论军中还是衙门,最基本的力量从来都不是来自于最底层,而是那些中层官员和武将。想要越过武将去指使兵卒?难如登天……毕竟对于那些兵卒来说,大将军只是高高在上的一个象征,那些身边的长官们,才能决定他们的生死前程。见到房俊依旧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李承乾固然怒其不争,李恪却若有所思,试探着问道:“莫非二郎另有打算?”房俊笑了笑,抬头看了看头顶冠盖如云的巨大树冠,道:“树高千尺,落叶归根。那些门阀士族出身的武将们,纵然心中对微臣之敬仰有若高山仰止,可是一旦涉及家族利益,便会立即毫不犹豫的做出选择,毕竟一个长官如何跟家族相比?所以,就算微臣取得了右屯营一众武将的支持,但是到了关键时刻,那些人背叛起微臣的时候,照样连眼皮都不会眨一下。”李承乾眨眨眼,心里陡然一惊,急忙问道:“二郎该不是想要将那些人统统剔除出右屯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