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 你们捧着金饭碗要饭 - 天唐锦绣

第一千五百七十八章 你们捧着金饭碗要饭

大秦王朝仅仅存在了十五年,却创造了无数辉煌的成就,一举奠定其几乎无可逾越的历史地位。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项成就,便是以惊人的努力完成了全国范围的交通和通信网络……“东穷燕齐,南极吴楚,江湖之上,滨海之观毕至“,这便是大秦王朝遍及天下的“驰道”!“道广五十步,三丈而树,厚筑其外,隐以金锥,树以青松“,这是何等宏伟的壮举、何等瑰丽的风景?即便是放在后世,亦是一向举世瞩目的成绩!严格说起来,这样纵横交错遍布全国的大道,起修建以及维护的难度并不比长城低多少……而大秦统一的“邮驿制度”,便是建立在这等宏伟的道路交通网络之上。春秋战国时期,各国对邮驿通信的称呼都不一样,“遽“、“驲“、“置“等等皆不相同,秦朝将这些不同名目一概统一了称呼,开创了遍及全国的邮驿制度,即便帝国恍然之间便崩塌,邮驿制度亦一直延用后世。隋唐以降,全国驿站的数量骤增,将南北朝时的驿传合一的制度延续并且发展,“驿“代替了以往所有的“邮“、“亭“、“传“。唐朝时期的驿站,其本职任务包罗万象,既负责国家公文书信的传递,又传达紧急军事情报,还兼管接送官员、怀柔少数民族、平息内乱、追捕罪犯、灾区慰抚和押送犯人等各种事务,有时还管理贡品运输和其他小件物品的运输……*****柳奭一脸愕然:“是呀,天下驿站尽皆归于兵部管辖,不然房侍郎以为归谁管?”房俊哪里知道归谁管?古代的官衙本就是职权不清,而且管理天下的驿站没有一个专门的机构也就罢了,居然连一个专门的主官的都没有……“很好!”房俊非常兴奋,当真没想到兵部原来也不是个穷衙门啊,虽然摊子烂了一些,但是底子好啊!“很好?”柳奭莫名其妙,道:“哪里好咧,您大概不知道吧?全国有水驿两百六十个,陆驿一千三百个,专门从事驿务的员工共有两万多人,虽然这些驿卒大多数都是服劳役,毋须承担饷钱,然而光是每天的伙食耗费,就快要把咱兵部给吃穷了!这帮泥腿子实在是太能吃……不过英国公担任兵部尚书伊始,便开始逐步削减驿站的供给,这才使得兵部的日子好过了一些。”得益于府兵制度,驿卒亦是由当地的壮丁轮番服役。与动辄参加战争的军队相比,驿卒无论是安全性和自由度这两方面,都要优越太多,看似是个好地方。实则不然。此时的邮驿制度非常严格,唐朝律法之中把邮递过程中的种种失误的处罚,都规定得很是细致,稍有差错,便要受到严厉的处置。比如,驿长应负有若干责任,首先必须每年呈报驿马死损肥瘠,呈报经费支出情况。若有驿马死损,驿长负责赔偿;若私自减去驿站人员和马匹,则“杖一百“……这是什么样的重罚?基本就没命了。对待驿长尚且如此,对驿丁的处罚更严。驿丁抵驿必须换马更行,若不换马则杖八十;凡在驿途中耽误行期,应遣而不遣者,杖一百;文书晚到一天杖八十,两天加倍……以此类推,最重的处徒罪二年。假如耽误的是紧急军事文书,则罪加三等。因书信延误而遭致战事失败则判处绞刑……因为全国空前的大统一,隋唐两朝从中央发至各地和由各地送达中央的官方文书特别多,仅各州送到中央的统计材料,每年即达五十余万张。《新唐书》之中有记载,中唐著名诗人元结在道州任上做刺史才不足五十天,收到的各地文书就有俩百函之多……极端严苛的生存环境,还要面对上级主管单位的压榨,可见此时的邮驿系统是如何的现状严峻。而乡里但凡有一些门路的壮丁都去军中服役,虽然危险一点,却至少吃得饱穿得暖,若是运气来了还能捞一笔军功,惠及家室,荫萌后代,最起码家中赋税全面,谁愿意去苦哈哈的驿站当一个驿卒?房俊闻言大惊:“削减供给?万万不可!”娘咧!你们这些家伙还真是无知者无畏啊!若是没有记错,历史上第一次驿卒爆发的暴亂,就是发生在唐朝吧?普通的一次暴亂也就罢了,顶了天便是身为主官要负起主要责任,降职削爵在所难免,可万一那些暴亂的驿卒当中出现一两个大能呢?房俊可是清楚的记得,驿卒里头是很容易出好汉的,尤其是陕西这个地方……柳奭不明白房俊为何有这等反应,疑惑道:“可若是不削减供给,这么庞大的驿卒队伍实在是靡费太甚,最重要的是,咱们衙门现在已经没钱了,若是房侍郎再不弄点钱回来,下个月开始不仅仅铸造局的工地必须停工,驿站的供给只能在削减之后的基础上再减一半……”兵部本来就是个穷衙门,再经由房俊这么一通折腾,库房里都快跑老鼠了……有些不可思议,但这就是现状。房俊捧着茶碗翘着二郎腿,道:“你们这些人,一个个都是死脑筋,成天只是想着节流,节来节去的,能节下来几个钱?想过好日子,那就得开源!开源动不动?钱是赚来的,不是省下来的!”柳奭讷讷道:“这个……吾等也是没辙,守着兵部这么一个不受待见的衙门,怎么赚钱?过手的油水都没有多少,若是在雁过拔毛……那些御史言官可不是吃素的,一旦被他们抓住把柄,谁也顶不住。”说着,他又挑了挑眉,盯着房俊问道:“房侍郎可是有何来钱的法子?不管是陛下的内帑,亦或是户部的钱库,你若是再不下手,咱们衙门里可就当真揭不开锅了!”当初房俊夸下海口,要投入重金建设铸造局,现在时间也不短了,兵部仅有的那么点儿钱都快花没了,您也是时候去弄钱了吧?虽然兵部现在有些山穷水尽的架势,但柳奭还真就没怎么担心。眼前这位是谁?这可是大唐被称为“财神爷”的男人!皇帝的内帑、户部的钱库因为玻璃、盐场等等大笔进项而富得流油,前所未有的充盈,而这一切的源头,不都是因为房俊么?只要他愿意,弄点钱来支撑起兵部这一摊子,完全不是难事……房俊怒其不争道:“就这么点出息?遇到事儿了就想着求人,为何从来不求自己?”柳奭苦笑道:“非是吾等喜欢求人,咱们兵部有多不招人待见您也不是不知道,没有权力,又哪里会有钱呢?”古往今来,每一个衙门都是如此,想要办事就得先收拢人心,想要收拢人心就得给大家伙好的待遇,没有充足的保障,谁会跟你风里火里冲锋陷阵?从本质上来说,衙门与企业是一样的,都得先创收,然后才能有业绩……房俊叹了口气,道:“你们呐……当真是捧着金饭碗要饭吃,活该挨饿!”柳奭奇道:“房侍郎此言何意?”房俊道:“不说别的,就说这邮传天下的驿站,你们只是年复一年的往里搭钱,用自己那点儿少得可怜的公帑去给朝廷填补这个窟窿,却为何从不去在驿站上头想想法子?”柳奭愣了一愣,继而恍然大悟状:“房侍郎是想要将天下驿站尽数裁撤,从而将每年大量补贴的钱财节省下来?”房俊差点一头栽倒在地……合着小爷说了这么半天,你就想出来一个裁撤的主意?且不说此举等于杀鸡取卵,难道就不怕李二陛下将你脑袋砍了?驿站那是什么地方?那是负责传递官府文书和军事情报的人或来往官员途中食宿、换马的存在,你将驿站的裁撤了,是想让这个大唐都陷入瘫痪?若是真的敢这么跟李二陛下说,看脑袋绝对轻了,灭九族都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