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 将令一声震山川 - 天唐锦绣

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 将令一声震山川

李二陛下将驾辇斥退,只是带了几个内侍禁卫,便出了承天门,沿着天街折而向东,溜溜达达来到东宫。东宫门口的禁卫一开始还以为眼花,待到看清是皇帝陛下,连忙单膝跪地施礼,一边便要入内通禀。李二陛下摆摆手,将要入内通禀的禁卫制止,对一个门前管事温言问道:“不必通禀,酒宴尚未散去?”那管事面上平静道:“回陛下的话,尚未散去。”心底却是暗暗焦急。他是东宫的老人,服侍太子多年,深知这些年来太子的储位一直不稳,皇帝不止一次动过易储之念头。这两年虽然皇帝对太子的观念渐渐转变,可是此刻太子宴请诸位亲王,酒酣耳热之际万一有什么不当之言辞,必然陡生波澜。可皇帝不准他入内通禀,也只能求神拜佛保佑太子千万别酒后忘形才好……李二陛下颔首道:“朕入内去看一看。”“喏!”一众东宫内侍哪敢阻拦?只得乖乖的跟在皇帝身后,想着正殿行去。一路所遇的内侍宫女,尽皆被李二陛下带来的禁卫喝止通禀,老老实实站在道路两侧,一动不敢动。到了正殿门口,正巧遇到太子妃苏氏在几个宫女的服侍之下自后殿走来,陡然见到皇帝陛下大驾光临,太子妃苏氏楞了一下,继而赶紧敛裾下拜,恭声道:“未知父皇驾临,还请恕罪。”刚刚因为洒了酒渍而更换的衣衫已经被一层冷汗渗透。心中忐忑不安,皇帝不声不响的直接来了东宫,却不知所为何事?不怪太子妃苏氏如何敏感,实在是这些年他陪在太子身边经历了太多波诡云翳的磨难,时不时的担忧储君之位被剥夺,一家子没个好下场,那等朝不保夕的折磨,太过深入骨髓……李二陛下面容严肃,正欲让太子妃起身一起入内,一低头瞥见太子妃光洁的额头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儿,微微错愕,随即便苦笑一声。他自然知道太子妃何故冒汗……对于这个出身书香世家性情温婉的儿媳,李二陛下一贯甚为喜爱。想了想,温言道:“朕在宫中批阅公文甚感劳累,听闻东宫正在举行酒宴,且都是朕的儿女亲眷,便过来瞧瞧。身为储君不仅要培养治理国家之能力,更要友爱兄弟姊妹,都说天家无情,可是朕的子女却能和睦友爱,这可是比开疆拓土更难的事情,太子做得很好,朕心甚慰。”言下之意,老子就是过来凑凑热闹,没别的意思,你也别多想……太子妃苏氏紧绷着的身子略略放松,恭谨道:“太子身为兄长,自当友爱兄弟亲近姊妹,父皇万乘之尊日夜操劳,儿臣们一家和睦相亲相爱方是对父皇最好的孝顺。”李二陛下展颜道:“家和万事兴,甚好,甚好!走,陪朕进去看看,朕也多日未曾与孩子们亲近了,陪他们喝上几杯。”“喏!”太子妃苏氏这才起身,恭谨的跟在皇帝身后,走入正殿。刚刚进了殿门,便听到房俊洪亮的声音在殿内响起:“诗词有什么好?今日尽兴,某给大家唱一段儿!”李二陛下顿住脚步,惊诧道:“这棒槌还会唱曲儿?”听闻皇帝唤房俊“棒槌”,而且极其随意自然,太子妃苏氏差点笑出声儿来,提起衣袖遮住半张脸,忍着没有笑出声,轻声道:“二郎惊才绝艳多才多艺,既然能做得出那么多的诗词名篇,想必唱个曲儿也难不住他。”李二陛下来了兴致,吩咐左右道:“就站在这里,先别进去,朕听听这小子唱的如何。”他虽然是父亲、是岳父,但更是皇帝,有他在场难免束手束脚不自在,说不定若是他现在进去,房俊就不唱了……“喏!”众人谁敢不遵?只是他身边的侍从以及东宫的人,大多数都是亲近房俊的,此刻只能在心底捏了一把汗,祈祷房二郎稳住一点,千万别放飞自我唱出什么龌蹉下流亦的市井俚曲来,平白的挨一顿揍……*****听闻房俊要唱一段儿,众人齐声叫好。李泰最爱听曲儿,平素王府之中便养着诸多优伶,时常在酒宴之上歌舞助兴,此刻兴致盎然,大声问道:“二郎要唱什么呢?是《兰陵王入阵曲》还是参军戏?不过本王最近听闻南边传过来一种巫舞,叫做《踏谣娘》,踏地为节、连袂而舞、且步且歌,甚是新颖,不知二郎会否?还有西域那边传过来的《拨头》也不错。”《兰陵王入阵曲》又称《代面》。《旧唐书·音乐志》云:“代面,出于北齐,北齐兰陵王(高)长恭,才武而面美。尝著假面对敌……勇冠三军,齐人壮之,为此舞以效其指麾击刺之容,谓之《兰陵王人阵曲》。”兰陵王有万夫不当之勇,只因相貌太过俊美,战阵之上缺少威猛之气概,故此每次临阵对敌皆戴上一个青面獠牙的面具,百战百胜。北齐宫廷以此创作出《兰陵王入阵曲》,戏者衣紫,腰金,执鞭,场面甚为壮观。《踏谣娘》则是男方巫歌、巫舞演化而来,节奏很强。至于《拔头》,乃是西域传来的一种有情节的戏曲,比如有胡人被猛兽所噬,其子上山寻父等等情节……蒋王李恽酒酣耳热,站起身叫道:“唱甚么都行,只是别唱《秦王破阵乐》,父皇每次大宴都会唱,都快听腻啦!”殿门口处,李二陛下一张方脸黑如锅底。太子妃苏氏以袖掩面,默默为蒋王李恽祈祷……房俊摆摆手,道:“唱那些作甚子?要唱咱就唱个新鲜的!”嚯!席间诸位皇室子弟尽皆起哄,没想到这房二不仅会作诗会填词,还会写曲儿?只消得能有诗词天赋之一半,今儿的曲子定然流传出,不出几天,关中尽皆传唱。就连长乐公主都放下酒杯,俏目盯着房俊,充满期待……房俊酒气上头精神亢奋,撸起衣袖,起身就将自己身下的椅子给放到,一矮身,一只脚踩着椅子,一只手硬生生将一条椅子腿给掰了下来……众人大吃一惊,以为这个棒槌要耍酒疯打人,只是未等众人阻拦,便见到房俊拎着椅子腿,“砰”的一声敲在面前桌案上,大吼一声:“将令一声震山川!”殿内诸人尽皆震撼!这一声吼,也没什么调调儿,只是其慷慨激昂、雄壮强悍之处,充满了秦风古韵,仿佛八百里秦川浩荡的长风迎面扑来,令人血脉贲张,酣畅淋漓!赫然是在秦地民间流传甚广的关中老腔!只是这词儿却极是新鲜,从未听闻,显然定是房俊临时即兴所创……震撼仍在继续。只见房俊唱的兴起,一只脚踩在倒在地上的椅子上,一只手里拎着椅子腿儿一下一下敲击桌案,极富韵律。“将令一声震山川,人披衣甲马上鞍,大小儿郎齐呐喊,催动人马到阵前。”“头戴束发冠,身穿玉连环,胸前狮子扣,腰中挎龙泉,弯弓似月样,狼牙囊中穿,催开青鬃马,豪杰敢当先……”前世看《白鹿原》,一部电影除去精美的画面和那个谷草堆之外,房俊记得最清楚的就是这首老腔。本来在影院里昏昏欲睡,背着忽如起来的一嗓子给震得精神百倍,后来还专门跑网上搜索,学着唱了好久。和其它戏种最大的不同之处,便是老腔从来不演才子佳人,而是独特地表现古代战场上的千军万马、摇旗呐喊的战斗场面。独特的唱腔、独特的乐器、独特的伴奏渲染出过去古代战场上的那种激烈搏杀的战斗气氛。现在房俊之是拎着一条椅子腿儿,没有月琴、板胡、大锣、马锣、引锣、战鼓那些乐器演奏,却也能唱的出其中那股子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的壮怀激烈!蒋王李恽年纪小,性格又极易冲动,此刻面红耳赤神情亢奋,干脆撸着袖子站起来,大叫道:“好好好,这个腔子好,这才是咱们关中男儿应当唱的曲儿,那劳什子的《破阵乐》比这个差多了,以后就听这个!”燕王李贞也起身附和,这哥儿俩兴奋不已,甚至拿起酒杯碰了一下,一饮而尽,神情极是豪迈。却浑然未曾发现站在门口听闻到“那劳什子的《破阵乐》比这个差多了”之时,脸色已然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的李二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