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四十四章 皇帝阴险 - 天唐锦绣

第一千八百四十四章 皇帝阴险

大唐并不禁止驸马纳妾,但是当着亲家公的面谈论儿子纳妾之事,终归是有些失礼的,房玄龄这人也面嫩,就甚是尴尬。“陛下明鉴,非是二郎性好渔猎,此事乃是老臣做主……高阳殿下自下嫁房家以来,贤良淑德温婉孝顺,老臣夫妇每每睡觉都能笑醒,此等佳妇,那真是做梦都求不来的!这件事萧家早有提及,但老臣与二郎分别数次婉拒。然则宋国公与老臣数十年交情,此番专门为了此事前往华亭镇,老臣实在是抹不开颜面……还望陛下宽宥。”房玄龄一脸羞惭。李二陛下连然颔首,微笑道:“某也就是问一问,玄龄切勿多心。”早些年,房玄龄与萧瑀的确关系甚好,这两人年岁虽然差了一些,但一样的性子温和,一样的心有锦绣,就连做事的方式、平素的喜好都大致相同,故而彼此之间极为相得。只是后来朝中势力倾轧,两人背后各自站着一个不同的利益团体,有着各自不同的述求,数次冲突过后,关系才渐渐淡了下来。但这并不意味两人就此而疏远,只是身不由己罢了,若是有朝一日这两人都致仕归乡,怕是依旧能隔三差五的小聚一下,品茶饮酒,褒贬时政。况且他也清楚,房玄龄是真正的君子,君子成人之美,萧瑀能够撇下身份脸面一路追到江南,房玄龄怎么忍心拒绝?所以这件事李二陛下对萧瑀有所不满,但是绝未殃及房玄龄。然而他心里是这么想,房玄龄哪敢这么简单的认为?“也就是问一问”……这话若是旁人来说,或许就是这个意思,可是身为帝王,一言一行皆有深意,谁若是当真以为皇帝就只是“问一问”,那么恭喜,致仕归乡是你最好的下场,倒霉一些的,未必就能得个善终……看着房玄龄诚惶诚恐的模样,李二陛下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他本意只是调侃两句,却未料到将房玄龄这个老实人吓得够呛……“玄龄不必在意,大丈夫三妻四妾,何足为奇?房俊是个有能力的,未来的前途必在政事堂之内,这等少年俊彦,某喜欢维护还来不及,焉能因为纳妾之事责怪?食色性也,自然之道。只是那萧家身为江南望族,号称士林领袖,却为了贪图房俊手里的权力如此低声下气自降身份,倒是令某颇为不齿。”这话还真不是安慰人。他自己就是个性好渔色的,不仅是长的好看的往後宮里使劲儿哗啦,便是那些有着特殊关系、特殊身份能够在某些时候产生一些悖伦之快感的美人儿也统统不放过……他的後宮之内虽然算不得数量众多,距离“三宫六院七十二妃”更是相差甚远,但是当年有从突厥迎回的年过花甲却依旧光彩照人的萧皇后,现在更有十三岁便进宫至今尚未满十五岁的湖州长城徐充容,可谓各有姿色。所以对于手底下的大臣们喜好渔色这一点,他从不认为有什么不好。人生天地间,所谓何来?唯酒、色、财、气、权而已……推己及人,所以哪怕是自己的女婿,他也不认为纳个妾有什么不妥,只要能够一如既往的对公主呵护有加彼此恩爱,纳多少妾都不是问题。但是萧氏的做派,的确令他心生不满。房俊算是自己制定的宰辅继承人,贞观一朝或许再难有所擢升,但是只要太子登基,房俊必然是政事堂中一员,甚至就连宰辅之首的那个位置都已经预定了,只要别出大的差错,绝对没跑儿。李二陛下对房俊每一方面都甚为满意,但唯独一样不爽,那就是跟长乐纠缠不清……喜欢女人你就出去找啊,总盯着老子的闺女干什么?!不过此刻想到这一点,顿时心中一动,对房玄龄说道:“回去之后,你去探探宋国公的话儿,别的不提,就提以长乐之封号命名佐渡岛这件事。”房玄龄颇为不解,不过也没再问。帝王心思,纵然他房玄龄当真谋略盖世亦未必便能妄自揣测,地位不一样,看待事物的角度不一样,想法自然也就不一样。*****用过膳食,自皇宫出来,房玄龄本有些困倦,不过想到刚刚李二陛下的叮嘱,只得吩咐车夫,前去宋国公府。到了宋国公府门前,车夫上前报上名号,门子赶紧入内通禀。萧瑀从江南归来之后小病了一场,精神恹恹,正在卧房躺着,两个娇俏的侍女一左一右,四只软绵绵的素手在他两侧肩头、胳膊上缓缓推拿,听闻房玄龄上门,赶紧翻身起来,简单的换了一套常服,便亲自出门迎接。两人多年的老关系,也没有打开中门的麻烦事儿,房玄龄下了马车,就跟着萧瑀自一侧的角门进入府内。当然,若是联姻之后,房玄龄作为亲家登门,那么即便以往的关系再好,必要的礼节也绝对不能缺少……到得正堂,萧瑀命婢女上茶,之后将人都赶走,问道:“玄龄上午入宫,这会儿便亲自登门,莫非是陛下有什么交待?”房玄龄奇道:“宋国公还派人盯着房某的行踪?”萧瑀道:“咱俩眼瞅着成为亲家了,某盯着你干嘛?只是刚刚大郎入宫准备今年大典之事,恰好见到你入宫,回来说与我听而已。”他大儿子萧锐不久前刚刚调任太常寺任职,太常寺掌礼乐、郊庙、社稷、坛壝、陵寝之事,每到年节便忙得不可开交,而且明年初春皇帝便要御驾东征,一应祭天、祭祖、占卜等等事宜众多,较之往年更加忙碌。房玄龄便颔首道:“大郎性子清朗,淡泊名利,太常寺倒是一个适合他的地方。”谁是性子晴朗、淡泊名利,实则就是有些不合群,清高自傲,若是放在六部衙门那等人精汇聚之处,指不定吃多大的亏呢,倒是太常寺这等相对纯粹一些的衙门里合适一些。萧瑀焉能不知自己儿子什么德行?苦笑道:“本以为大郎是个清直守正的,往后能够出息继承家业,孰料却不通实务只知侃侃而谈,怕是难有大作为啊。倒是玄龄你当真是让人艳羡,大郎知书达理宽厚仁爱,二郎英姿勃发锋芒毕露……生子当如房遗爱啊!玄龄之福气,某甚感敬服。”房玄龄笑了笑,没接话。你这是跨我儿子呢,还是夸你女婿?喝了口茶,房玄龄便沉声道:“刚刚在宫内,陛下提及意欲将佐渡岛更名,毕竟是倭人的名字,平素叫起来的确不便。”萧瑀随意道:“那就改呗?一个名字而已,还有谁会跟陛下作对不成?”房玄龄顿了一下,道:“陛下欲以长乐公主之封号命名。”萧瑀楞了一下:“长乐公主?长乐岛?挺不错,顺口,彩头也好……呃……”话说一半,萧瑀猛地醒悟。不对劲啊!若是单单只是命名一个岛屿,放眼大唐谁还会反对皇帝不成?犯得着特意将房玄龄叫去宫里说这个事儿?房玄龄又哪里用得着前脚出了皇宫,后脚就跑到自己府上特意告知此事?到底是大唐最顶尖的政客,心里画魂儿,稍稍一琢磨,立即便品出皇帝的用意来……萧瑀当即便断然道:“万万不可!陛下此举乃是试探吾等臣工之意愿也,若是今日同意以长乐公主之封号命名佐渡岛,那么明日说不得便要重提封建天下之事!玄龄你糊涂!为何当时不直言诤谏呢?”房玄龄没回答,而是提醒道:“陛下刚刚跟某说,出宫之后,便将此事告之宋国公你,而且特意点明,让某看看你在得知是以长乐公主的封号命名佐渡岛之后,适合反应……”萧瑀愣了一愣,一头雾水道:“长乐公主也好,晋阳公主也罢,难道不就是一个由头么?不外是以此来试探群臣的意志,若是大家同意,便可得知大家对于海外之地的看法是等同于国内的,既然以长乐公主之封号命名倭国的岛屿大家不反对,那么很可能等到重提封建天下之事,就算大家反对,陛下想必亦会提议将诸位皇子的封地放在周边诸国打下来的土地……土地不够没关系,多发动几场战争多打下来一点就行了。届时算是皇帝让步了,大家总不好咄咄相逼吧?毕竟分属君臣,也不能做得太过……哎呀,不好!皇帝奸诈!”他这边推理呢,揣测着皇帝的真正意图,到得后来却猛然惊醒,大叫一声,面色大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