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三十三章 毁了一桩婚 - 天唐锦绣

第一千九百三十三章 毁了一桩婚

钱九陇抽抽着脸皮,道“老臣奉公守法,岂敢因私愤而败坏法纪?使得陛下不忍处罚老臣因为左右为难,则是老臣之罪过矣。”魏王李泰呆了一呆,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跟房俊打起来,父皇居然会因为不忍处罚你而为难?到底是心里没点比数,还是实在不要比脸?再瞅瞅许敬宗,果然是一丘之貉啊……许敬宗见到三位殿下眼神不断在自己身上游弋,心中有些发虚,毕竟他固然能将索取彩礼这件事说得理直气壮,到底也是知道拿不上台面,便鞠躬施礼,道“微臣不敢叨扰三位殿下饮宴,先行告辞。”李承乾还礼“许舍人慢走,恕孤不能远送。”许敬宗忙道“不敢,不敢,殿下留步。”转身拽了拽钱九陇的衣袖,钱九陇也告辞,两人就待离去。许氏姊妹无奈,先是望了一眼房俊,目光之中满是乞怜,不过亦知道房俊无法插手许氏家事,就算有心襄助她们姊妹,亦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得浅浅的向三位殿下万福施礼,戴上斗笠,跟在许敬宗身后,神情凄楚无助,满是对未来的怆然迷惘……房俊叹了口气,心中那份执念愈来愈烈。难不成,原主这位大唐绿帽王,居然一直暗恋这一对儿儿时的玩伴?否则何以自己穿越这么久,那份执念亦是未曾衰减,一经见到正主儿,一颗心立即扑腾扑腾跳个不休。罢了罢了,且不说原主那份执念自己有义务打一把援手,且只说这两个秀美温柔的少女,怎忍心眼看着一生就这样毁掉?嫁给冯盎之子尚且好说,固然时下皆将冯盎视为蛮夷,但在房俊看来神州大地皆是一家,五十六个民族都能够和平共处不分彼此,区区百越岭南那几个少数部族,迟早是一家人。但是嫁给这个七老八十的钱九陇,那就过分了……故而,就在许敬宗等人转身之际,房俊对李承乾一揖及地,大声道“殿下明鉴,许舍人早年便曾身入秦王府,为陛下掌管文书典册,功勋卓著。固然后来犯错,贬黜地方,却不应祸及子孙……其女许蓉娘、许薇娘端庄贤淑、温婉明秀,还望殿下能够感念许舍人昔日之功勋,觐见陛下,予以赐婚,既能使得功臣感怀陛下之恩德,亦能使得天下人多处一段佳话,实乃两全其美也……”许蓉娘、许薇娘娇躯一颤,豁然回头,不可思议的看着房俊,而后,又齐齐看向太子李承乾。只要太子点头允可,此事必然会促成,皇帝岂能在这等小事之上驳斥太子的谏言呢?皇帝赐婚,自然会寻一些门当户对的世家子弟……两姐妹相互握着手,紧张得手心冒汗。李承乾微微扬眉,此时许敬宗的两个女儿尚未出嫁,他哪里知道这人有卖女儿的毛病?不过房俊的请求,就算千难万难,他亦不会拒绝。更何况只是区区赐婚这等小事?再说,许敬宗纵然犯错不少,以其功勋、资历来说,皇帝赐婚,也算够格……他的确厌烦许敬宗,但是观之许氏姊妹秀丽温婉,却是难得的好女子,又有房俊开口,这等成人之美的事情,怎会拒绝?便欣然道“二郎此言正是,许舍人劳苦功高,乃是父皇昔年潜邸之功臣,现在有女当嫁,皇家自然要示以优隆,许舍人不必推辞,孤明日便进宫觐见父皇,为令嫒择取门当户对之世家子弟予以赐婚,且先回府,静候佳音便是。”许敬宗一听,脸都绿了!他堂堂秦王府十八学士之一,纵然名声不好听,可到底身份资历放在这里,若是求一个门当户对的亲事,怎么可能求不到?可既然是门当户对,那就是肩膀一边齐,一切都只能按照规矩来办,他要如何索取天价的彩礼?就是要与冯盎那样的蛮子、钱九陇这样的糟老头子结亲,才能狮子大开口哇!自己的儿子都能够赶出长安任其自生自灭,何况迟早成为外姓人的女儿?皇帝金口御言,自己指望着女儿赚取彩礼的路算是彻底断绝……可是拒绝太子,他也不敢。只能恨恨的瞪着出馊主意的房俊,怒哼一声,转身便走。钱九陇则脸色黑如锅底,怒视房俊,叱道“此乃许家家事,汝非要插手其中,欺人太甚!”许氏姊妹各个水嫩貌美,又是出身书香门第,气质绝佳,他不惜重金作为彩礼,岂能愿意让房俊给坏了这婚事?房俊奇道“某刚刚说的,乃是念及许舍人之功绩,太子仁厚应当觐见陛下为其子女赐婚,以彰显荣耀,此乃国事,与家事何干?巢国公莫非连国事家事都分不清?听某一句劝,年纪大了就呆在家里,种种花,看看书,吃点好吃的,等死就好了,到处蹦跶祸害小姑娘,当心遭报应……”钱九陇胡子翘的老高,差点气死。年纪大了,就得混吃等死?年纪大了,就不能喜欢小姑娘?娘咧!那房玄龄温润君子,循规蹈矩,怎地生出这么一个棒槌玩意儿?他指了指房俊,气得连一句狠话都撂不出,嘴皮子哆嗦半天,转身拂袖而去,连跟三位殿下告辞的礼仪都给忘了……许氏姊妹已经激动得差点哭出来。两女齐齐拜倒,声音带着颤抖“臣女恭谢殿下,殿下千秋!”李承乾展颜一笑,温言道“应当谢谢二郎才是,若非他提醒,孤亦不曾想到这一点,难免慢待了忠臣啊。”两女便看向房俊,温柔施礼,道“多谢二郎……”房俊忙道“不过举手之劳而已,毋须在意,速速随令尊回府去吧,吾等少小为伴,这份情谊却是到了任何时候都无法抹煞,日后若有为难之处,直言即可,只要某力所能及,断然不会推脱。”两女欣喜万分。谁不知眼下房俊风生水起,乃是皇帝身边一等一的红人?更别说这位与太子关系甚好,日后太子登基,几乎预定了一个宰辅的位置,必然是朝中有数的大佬之一,若是房俊能够念着幼时的交情,时不时的予以关照,对于两个不受家族待见的女子来说,不啻于一道护身符。看着房俊英姿勃发的样子,不仅春心萌动,若非父亲不堪,以当年许家与房家的交情,或许今日,两姊妹之中已然有一个,成为了房俊的夫人……看着两女千恩万谢离去的身影,李承乾摇了摇头,叹道“许延族品行低劣,却生出两个这般明媚秀丽的女儿……”李恪接口道“歹竹出好笋。”这位殿下在江南数年,倒是学会了这么一句俏皮话。李承乾哑然失笑“走吧,咱们去饮酒。”三人便进了凉亭。早有侍女自保温的食盒之中取出佳肴放置在石桌上,点燃了一个小巧精致的红泥火炉,将一瓮黄酒拍开,将一个银壶倒了半壶,放在淡蓝色的火焰之上,然后将姜丝、梅子等切丝投入壶中,没一会儿,便酒香四溢。李泰亲自执壶斟酒,一边给太子先行斟满,一边瞥了房俊一眼,揶揄道“二郎若是相中了许氏姊妹,大不了舍去一些钱财,想必许敬宗必然不会拒绝,即便是两女一同收入房中,也未尝不可能。”李承乾也看向房俊,笑道“不若明日孤入宫,向父皇谏言,请他将许氏姊妹尽皆赐予你为妾?你家财无数,多多施舍许敬宗一些,那老儿必然眉开眼笑,那一对姊妹对你显然深有好感,结成连理,岂不是皆大欢喜?”房俊苦笑道“就算我真的想,你那妹妹岂肯善罢甘休?非得闹得家宅不宁不可,家父家母对她宠溺得不得了,说不得狠狠的揍我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