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执迷不悟 - 天唐锦绣

第一千九百七十六章 执迷不悟

房俊不是史学家,对于唐史也没有钻研过,对于民间传说中李二陛下因为服侍天竺番僧炼制的丹药而暴卒之事,其中有几分真、几分假,根本无从得知。倒是李二陛下东征高句丽之时或是负伤、或是染病,导致身体状况极度恶劣,回到长安之后不久便去世。若是放在眼下来看,假使李二陛下东征之时依旧如原本历史那般负伤或者染病,回来之后继续服食重金属含量超标的丹药,伤及根基一命呜呼,那是完全有可能的……其实对于李二陛下现在服食丹药,房俊颇为不解。这位皇帝以前对长生不老成仙成圣是不信的,还曾经嘲笑秦始皇与汉武帝,前者想求长生不老被方式徐福给耍了,命其率领几千童男童女携带着大量物资乘坐庞大的船队入海求取仙药,结果仙药没找到,人也没回来,竹篮打水一场空。后者更愚不可及,求神仙求得连闺女都嫁给了方士,结果发现被骗,一怒之下将其砍了,一位功勋赫赫的绝世雄主,因此事名声受到玷污,丢人丢大发了……为何现在便能够来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命那个番僧那罗迩娑婆寐在金飙门炼制丹药?这心态转变之巨大,实在是无迹可寻,令人百思不得其解……李二陛下甚为不爽,呵斥道:“那罗迩娑婆寐乃是得道高僧,岂容你这个狂妄无知的棒槌这般诬蔑?汝有所不知,那罗迩娑婆寐佛法精湛,每一次诏见,与其纵论佛法,都能让朕感悟颇深,每每有醍醐灌顶之效!汝不得轻贱之!”他宠信房俊,却也尊重那位天竺番僧,眼下房俊对那罗迩娑婆寐的态度令他担忧,唯恐这个棒槌哪天心气儿不顺,又或者被谁撺掇者,去寻那罗迩娑婆寐的麻烦,不得不提前警告。房俊响起那日在宫门处与天竺番僧初遇之时,那厮对自己不善的眼神,便道:“陛下还是叮嘱那位神僧吧,平素无事,微臣自然懒得搭理他,可若是惹到微臣头上来,微臣可不管他是不是和尚,正经不正经!”“放肆!”李二陛下呵斥道:“你也老大不小的了,能不能收一收你这棒槌脾性?可知诸多朝臣曾跟朕多次抱怨,说是平素都不敢跟兵部打交道,唯恐惹得你不快,回头就找上门将人家衙门给砸了……你说说你,是朝廷官员啊,还是地痞游侠儿?简直胡闹!”一旁的晋阳公主拿起酒壶,给房俊面前的酒樽斟满,水盈盈的眸子瞟了房俊一眼,满满的笑意荡漾。这个姐夫还真是朝堂上的奇葩,人家都是嚷嚷着讲道理,到了他这儿,一旦道理讲不过,便干脆动拳头……房俊便瞪了她一眼,大人说话呢,小孩子别掺和。晋阳公主俏皮的翻个白眼,撇撇嘴,刚刚我给你解围的时候,你可是感激得很啊。房俊拿她没法,只好问李二陛下:“微臣有一事不明,道家讲究天人合一阴阳相济,所以用天下奇物炼制丹药以服食,希冀于内结金丹,与天地呼应,进而达到天人合一之境界,白日飞仙,长生不老。可佛家讲的是轮回和因果,是舍弃,是出世,是四大皆空,佛门的修行便是克制私欲,以清修苦行来遏制人的本性,却又如何跟炼丹牵扯在了一起呢?”这番话说出来,李二陛下顿时吃了一惊,上上下下的打量房俊一遍,颇为惊异的问道:“汝钻研过道法与佛法?”实在是房俊寥寥数语,便一针见血的诉尽佛道之本质。他自己自认悟性不差,以前虽然不信仙佛之说,但对于道家养生之术却颇为推崇,故而接触道家多年,道家的典籍更是不知读了多少,眼下又笃信那罗迩娑婆寐,自然便深入了解佛教。然而就是他这么一个悟性不差,有先后深入接触佛道两家的信徒,却也是在房俊说出这番话之后,才恍然惊醒,觉得这就是两家之本质核心。可为何这么一个不信佛不信道,平素连书本都懒得翻上一翻的棒槌,却能够有这般悟性?没天理啊……房俊摇头道:“不曾,微臣不信鬼神,不信妖魔,人有生老病死,月有阴晴圆缺,此乃天数,然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人定胜天!”道家也好佛门也罢,不过是人类精神的一种寄托,依赖它修身养性是极好的,但若是沉迷其中不可自拔,使之成为己身行事处世之准则,则愚蠢透顶。李二陛下精神一振,拍案道:“这句‘人定胜天’说得好!生老病死乃是天数,吾等生而为人,岂能一味遵循天数而不知反抗?落此窠臼之中浑浑噩噩,只知依天而行,又与蝼蚁孑孓何异?朕口含天宪、手执日月,乃上天之子,定然要超脱生死、跳出轮回,位列仙班!”房俊:“……”这什么情况?咱这是在劝谏您别痴迷长生之术,告诉你别相信佛道学说之中那些个骗人的糟粕,怎么反倒像是愈发肯定了你炼丹服药的正确性?“人定胜天”是你这么解释的?正欲再劝,便见到李二陛下摆摆手,伸筷子夹了羊肉放进沸腾的汤水中涮了涮,然后蘸了酱料放入口中咀嚼,咽下之后拿起酒樽饮了一杯,道:“这等话语朕这些时日听了无数,比你言辞锋利者有之,比你态度坚决者有之,甚至不惜以死相谏者亦有之……你就别在这里废话了,难不成朕在宫里听这些话听得耳朵起茧子,到了你这里躲躲清净也不行?”房俊叹了口气,举杯道:“既然如此……行吧,微臣以为陛下睿智英明,纵然一时沉迷于长生这等荒谬之事,但假以时日,定然能够自己想的明白……微臣敬陛下一杯,预祝陛下亲征高句丽一战而定,兵锋所指,所向披靡!只待高句丽纳入大唐之版图,加上安西都护、安南都护、北庭都护,大唐之疆域将超越汉朝,成为古往今来疆域最广阔之王朝,距离陛下超越秦始皇成就‘千古一帝’之霸业又近了一步!”李二陛下一手抚须,一手持樽,龙颜大悦:“汝这等混账之辈,就应当做一个佞臣,说说这等讨人欢喜的话儿,岂不是比整天叨叨那些个逆耳之忠言更好?那些话儿自然有人去说,也不差你一个。”房俊脸一黑……合着咱就天生适合溜须拍马是吧?万一史书之上当真将自己写成一个佞臣……“陛下此言差矣!且不说微臣于诗词一道所取得的成就,只说朝政之上,微臣献玻璃作坊以充实陛下内帑,筹划‘东大唐商号’使得大唐之商品行销天下,富国富民之功勋,不敢妄自菲薄!再者,林邑、倭国、新罗,微臣所到之处,不仅使吾大唐扬威于域外,番国属民尽皆沐浴大唐皇帝之威仪,更开辟了庞大的市场,大唐每年增收之商税,何止千万贯?陛下明鉴,微臣乃是能臣呐!允文允武,军政全能,您翻翻史书,古之能臣,有几个比得上微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