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八十六章 洞房 - 天唐锦绣

第一千九百八十六章 洞房

大家都等着吴王妃的辩解,吴王妃却连头都不抬,只是淡笑着说道:“吾家殿下素来简朴,王府之中并无奢华之物,些许寒酸物件,如何拿得出手呢?府中之财物,已然尽数封存运往新罗,毕竟初到其地,局面如何尚未可知,总是要钱财开路的,故而府中已无钱货。便是今日之贺仪,还是跟太子借了一些。不过吾家殿下说了,朋友相交,贵在情谊,不在财帛,二郎之恩情,吴王一脉,永记于心,生生世世,愿为连理。” 堂中愈发寂静,落针可闻。 魏王妃阎氏张了张嘴,却终究幽幽轻叹一声,神情之间有些落寞。 吴王妃这一番话,透露出吴王前往新罗已成定局,从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新罗固然苦寒贫瘠,但山高皇帝远的,成为新罗之王,屏藩东北,便是另立新国,子子孙孙传承不绝。 以往魏王与吴王争斗频繁,互不相让,可眼下魏王依旧窝在长安,太子之位已然无望,而吴王却已经跳出了这个圈子,以他的能力,自然到了新罗大展拳脚,一生抱负得以施展。 还有什么可斗的? 格局依然完全不一样,再这般唇枪舌剑,不过是自取其辱而已…… 尤其是吴王妃最后一句话,何谓“生生世世,愿为连理”? 从此新罗吴王一脉,将世代与房家联姻,房家子女,要么便是新罗王妃,要么便是新罗驸马,再加上房俊在太子登基之后注定的登阁拜相,房氏一门,即将荣耀至极…… 这一份承诺,比之世间最珍贵的珍宝亦要贵重千万倍! 魏王妃心神有些恍惚。 眼下吴王成了新罗王,那么自家殿下又将何去何从? 是窝在长安当一个富贵闲王,还是如吴王那般,跳出这个圈子,去奋斗拼搏一回? 要知道,纵然新罗王成为吴王囊中之物,和说不准还有林邑王、安南王、甚至高句丽王、倭王、西域王…… 堂中女眷艳羡的看着吴王妃,纷纷出言道贺。 事实上,除去荆王李元景那等心思叵测、别有居心之辈,任何一个皇族子弟,谁不想屏藩一方、封国天下?留在长安,再是尊贵,亦不过是一个闲散亲王,可封建天下,哪怕只是一个穷山沟沟,那也是王…… 吴王妃清淡的笑着,一一回以谢意。 又说笑了一阵,时辰不早,众位宾客便纷纷起身告辞。 卢氏岂敢怠慢?亲自领着韩王妃、高阳公主、武媚娘,站在门口送客。 ***** 等送走一群贵妇,回到后宅,正好碰见房俊在李思文、张大安搀扶之下,摇摇晃晃回到后宅。 “前面儿的酒宴歇了?”韩王妃挑了挑眉,问道。 张大安恭谨答道:“是。” 看了看房俊醉态可掬的模样,韩王妃便心里有气,喝叱道:“你们几个怎么回事?平素胡作为非沆瀣一气,如今就任由二郎被人家给灌酒灌成这样?” 李思文一脸无奈,辩解道:“王妃您可别冤枉人!不是吾等不替二郎挡酒,实在是连酒桌都上不去啊!” 跟在后边的屈突诠也道:“谁说不是呢?尚书左仆射、中书令、侍中、御史中丞、河间郡王、江夏郡王……吾等也就只配站在墙角默默为二郎股劲儿,哪里敢上去为他挡酒?” 韩王妃释然,不过嘴巴依旧不饶:“哼哼。说就一套一套,做就一事无成,一群窝囊废!” 几个小子一脸郁闷,却又无言以对。 谁叫他们没能耐呢?若是皆如房俊一般,官职亨通身居高位,今日好歹也能再酒桌旁站着…… 若是以往也就罢了,大家反正大哥别说二哥,都是纨绔废物,可人家房二现在俨然大佬,还有那长孙涣,也人模狗样的端然稳坐,这就刺激人了。 还是得好生上进一番,不然连喝酒的资格都没有,有些丢人。 武媚娘嘱咐道:“速速去给二郎熬一碗醒酒汤来,醉成这副样子,岂不是要将人家新人给晾在一旁?” 当即便有丫鬟领命而去。 高阳公主撇撇嘴,娇哼道:“醒酒汤又如何?酒不醉人人自醉,总归待会儿还是要醉的……哎呀!” 韩王妃轻轻打了她手臂下,嗔道:“这会儿了,吃什么飞醋呢?你可是公主,金枝玉叶的当家大妇,这般嫉妒之心可万万要不得,传出去让人家笑话,不是妇人之道。” 汉代《大戴礼记·本命》有言:“妇有七去:不顺父母去,无子去,淫去,妒去,有恶疾去,多言去,窃盗去。 这就是封建王朝对于妇女的约束与制裁,这与后世的理学无关,乃是自古以来便已有之的行事准则、纲常伦理。 “妒”,便是七出之罪。 固然大唐风气开放,身为公主也不可能因为“妒”便便被休了,但总归是触犯了普世价值观,别说会惹得天下男人耻笑,便是同为妇人,也不见得就会同情这样的女人…… 高阳公主吓了一跳,揽住韩王妃的胳膊,吐了吐香舌,赔笑道:“不过是闲话儿罢了,婶婶千万别当真。” 韩王李元嘉如今乃是宗正卿,管得便是皇族礼仪规矩,若是韩王妃回去将这番话对韩王说了,保不齐韩王就能捅到父皇面前,让父皇责罚自己…… 那可就惨了。 韩王妃宠溺的在她额头点了点,嗔道:“你呀!也老大不小的,怎地还总是这般任性?这方面啊,得跟媚娘好生学学!” 一旁的武媚娘便浅然微笑。 高阳公主哼了一声,不满道:“学不来呀,这丫头生着七窍心思,你脑子里想什么她都能知道,算计起来能坑死人不赔命,学不来,学不来!” 武媚娘哭笑不得。 若都是你这般大咧咧的只凭着一个公主的名号压人,家里这么大的产业,家奴上千,还不得迟早给人家吃干抹净了? 得咧,您就是公主的命,咱就吃苦受累费心思吧…… 和侍女将房俊搀扶进新房,韩王妃与高阳公主随后跟进去,至于李思文等人,则尽皆退下。不是不想闹洞房,只是这位萧家女的身份着实太过敏感,不仅仅是兰陵萧氏的嫡女,更是南梁王朝的血脉,加之韩王妃站在门口凤眼一横,俏脸含煞,一棒子损友只得悻悻离去。 好像当年房俊于高阳公主成亲之时,大家就没敢去闹洞房,都听闻这位殿下骄横,万一给惹急了翻脸,岂不是大煞风景? 如今又弄来一个萧家女…… 诸人亦不知是该艳羡,还是该幸灾乐祸。 …… 新房内,红烛正燃,锦被流苏,温暖如春。 萧淑儿端坐在炕沿边,头上戴着凤冠,蒙着盖头,一袭纹龙绣凤的大红色吉服紧裹住她纤细的身子,只觉得身下的火炕炙热,屋子里似乎也燃了地龙,热浪滚滚,使得她微微渗出一身香汗,连呼吸都不畅起来。 一旁的陪嫁侍女见到小姐不停的动着身子,轻声问道:“小姐,是否口渴?我给你拿水来喝。” 萧淑儿轻轻摇头,红色的盖头微微荡漾,柔声道:“不必,忍一忍就好。” 她自幼失怙,父母皆亡,但妇道礼仪却不曾有一丝疏忽懈怠,性情恬淡恭谨,最是守礼,即便这洞房之内唯有两个陪嫁侍女,无论有何动作旁人亦不可知,却也不肯有一丝一毫失礼之处。 守礼乃是谨遵本心,不是给旁人看…… “哦……”侍女应了一声,反正无事可做,便坐到萧淑儿身边,揽住她的手臂,轻声问道:“他们都说姑爷是个棒槌,脾气暴躁得很,而且时常领兵在外,杀人不眨眼,会不会是个身高一丈豹头环眼的莽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