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四章 皇帝的补偿 - 天唐锦绣

第两千零四章 皇帝的补偿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qiushubang./ “固然分析得颇有道理,然则薛延陀数万大军可不是泥塑纸糊的,一旦被其突破长城越过朔州攻入河东腹地,大唐将会遭受惨痛之损失,届时就算将薛延陀举族歼灭,亦不能挽回。★首发追书帮★既然你说得头头是道,就由你前往朔州主持大局吧,记住了,只要薛延陀踏入长城之内半步,你也不用回来了,自刎与长城之下,以死谢罪吧!” 李二陛下肃容下旨,不容辩驳。 房俊嘴巴长得老大,一脸错愕…… 拜托,咱既不是鸿胪寺的官员身负谈判交涉之责,又不是朔州方面的驻军统帅,您让咱去干什么? 连忙说道:“陛下明鉴,微臣性格冲动,素无远见,唯恐坏了陛下之大计,届时纵死亦难赎其罪,还请陛下另择贤明干吏,前往交涉。” 还玩笑,这顶风冒雪的,谁去朔州那鬼地方? 李二陛下哼了一声,不屑道:“素无远见?刚刚听闻汝指点江山、挥斥方遒,颇有上古贤臣之风采,纵使姜尚、伊尹之辈,怕是亦要相形见绌。这会子,又说什么素无远见?” 冷嘲热讽一顿,不理房俊,而是询问诸位大臣:“派遣房俊前往朔州,御赐宝剑节牦,交涉薛延陀,安抚東突厥余部,众位爱卿以为可否?” 堂上诸位大臣微微一顿,继而,齐声道:“陛下圣明!” “房侍郎聪慧机变,正是出使之不二人选。” “房侍郎深谋远虑,薛延陀形势了然于胸,再无比之更合适的人选。” …… 一片赞同。 房俊都有些惊呆了,尤其是见到褚遂良这个家伙居然也阴沉着脸点头附和,顿时觉得是不是整个世界都疯了? 薛延陀不可能开战,这是大家的共识,这等情形之下谁前去交涉,都将是一个白捡的功勋,因为薛延陀退兵是必然的。退一步讲,就算薛延陀当真吃错了药擅自开战,那也是朝堂上这群大佬估计错误,不可能让房俊来背这个锅。 可以说,谁去朔州,都注定有功无过。 咱何时成了香饽饽,天底下的人都对我这么好? 有些不习惯啊…… 这还没完,只见长孙无忌启奏道:“薛延陀乃铁勒一部,实乃化外之蛮夷,畏威而不怀德,房侍郎身兼右屯卫大将军,自当统率右屯卫数万精兵赶赴朔州,赫赫兵威之下,定能震慑蛮夷,不敢轻举妄动。” 房俊差点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长孙阴人居然要让自己率军前往朔州? 这可是一路总管才有的权力啊! 李二陛下已然颔首道:“准!” 出了政事堂,房俊还有些晕晕乎乎,搞不明白怎地就所有人都支持自己前往朔州了? 直到领着部曲冒着寒风回到兵部衙门,刺骨的北风吹在脸上犹如刀割,房俊方才清醒过来。 坐在值房里,喝着热茶,一身寒气尽祛。 摇摇头,叹了口气…… 这哪里是全世界都爱我? 分明就是将自己打发去朔州,大家眼不见为净,更没人去跟他们争夺东征高句丽的功勋啊…… 此去朔州,大雪封路,最少也要走上半个月,过年都别想回家。薛延陀数万大军一反常态冒着大雪进逼白道川,冬天是游牧民族最难捱的时候,他们没有粮食,唯有以牲畜作为军粮,这的平白消耗掉多少牲畜? 不得到理想的收获,岂能甘心退兵? 只是相互之间的交涉,没有三两个月别想完成,最乐观的估计,待到薛延陀撤兵,也得是开春的时候。 东征已然开始了…… 这特么,不带我玩? 房俊郁闷得不行。 不一会儿的功夫,有门下省的官员送来了御赐的宝剑节牦,以及将军出征的虎符。 兵部官员们纷纷侧目,这才想起自家侍郎不仅仅是帝婿,且还挂这个右屯卫大将军的官职呢,领军出征塞北,这是每一个大唐官员梦里头都想着的事情,封狼居胥、勒石燕然,更是每一个汉人至高无上的功勋! 顿时一个个羡慕的不行。 收获了一大波恭贺,房俊收拾停当,再一次将兵部的事务交付给郭福善代理,温言鼓励一番。 郭福善拍着胸膛道:“房侍郎尽管放心,兵部上下,定然不会给房侍郎招惹半点麻烦!” 这人性格圆滑面面俱到,房俊对他甚为放心。 带着部曲回到房府,直接去书房见过房玄龄,将刚刚政事堂中情形详细告知…… 房玄龄捋着胡须,淡然道:“此乃陛下对你的维护和偏爱,自当感慕圣恩、精忠报国才是,何以面色忿忿,似有怨怼?” 房俊叹气道:“孩儿自然这是陛下偏爱,可是东征高句丽这等大事,不能亲身参与,难免遗憾。” 何止是遗憾? 他还担心李二陛下重蹈覆辙,不能克尽全功! 薛延陀不可能大举开战,此乃满朝文武之共识,这等情形之下,李二陛下派遣房俊前去朔州与之交涉,稳定局势,摆明了就是给他白捡一个功劳。 为何这么做呢? 是因为李二陛下在补偿…… 正如房俊先前跟太子李承乾所言那般,大唐上下,尽皆将东征高句丽视为最后一次大规模捞取战功的机会,自此以后,再无这等规模之国战,谁会放弃这样的机会呢? 派系倾轧、势力交错,即便是李二陛下亦不得不为之妥协,陆路为主战场,乃是注定之事,谁也不可能将其改变,哪怕水师兵强马壮舟楫如云,可直捣高句丽之国都…… 政治需要妥协,利益更需要妥协。 如此一来,水师除去运输粮秣辎重之外,是不可能成为主战力的,单单只是运输粮秣辎重,那才多大一点的功勋?让水师全程辅助,李二陛下也觉得有些对不住房俊,毕竟人家可是一手创立了这么一直纵横七海的水师,自己却不得不弃之不用。 这么一点点的功勋,几近于无,李二陛下过意不去。 可若是让房俊参与陆上攻势,届时功劳分配,难道要给他一个开国公、上柱国? 功勋低了不行,高了也不行,而率军前往朔州稳定局势,逼退薛延陀,这个功勋则不大不小,刚刚好…… “非是孩儿贪婪功勋,孩儿眼下官职爵位已然臻达顶峰,再多功勋又有何用?只是眼下朝野内外,对于东征高句丽实在太过乐观,孩儿甚为担忧,骄兵必败啊!那高句丽固然地人烟稀少,但土地却绝不少,有着广阔的纵深,大可以坚壁清野打一场消耗战。其民有扶余遗风,尚算剽悍,面对家国存亡,背水一战,当年大隋百万大军不也是狼奔豕突,铩羽而归,折损大半?一旦历史重演,大唐遭此重挫,不知道多少年才能恢复元气。此时高句丽境内尚有无数大隋将士之京观,遗骸处处,难道还要再添无数大唐儿郎不成?” 房俊忧心忡忡,长吁短叹。 他绝非杞人忧天,因为历史上,李二陛下的这一次御驾亲征,前期势如破竹,等到后期被高句丽人实施坚壁清野,他们的城池又大多借助山势而修砌,易守难攻,唐军只能一座坚城一座坚城的去硬凿,损失惨重不说,更严重延缓了行军进度。 结果打到安市城,被高句丽军拖住,死战不克,彼时天气寒冷,粮草运输不挤,只得灰头土脸的班师回朝…… 房俊不在乎李二陛下是否能够一鼓作气覆灭高句丽,反正大唐国势强横,后来也必定能够将高句丽之土地纳入大唐之版图,可是每一次远征高句丽,都意味着巨大的兵员伤亡、财政消耗,千辛万苦攒下来的家底儿,都丢到高句丽去岂不是可惜?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