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谋逆(二) - 天唐锦绣

第519章 谋逆(二)

房俊不明白李泰怎地这般迟钝。你是坐镇在此的亲王,若是发生什么乱子,跑不了我,还能有你的好?别看现在太子的地位危在旦夕,但朝中可不是一边倒的支持你,反对你继任储君之位、等着找你毛病的也不少!这人文采不凡才思敏捷,怎地却是这般没心没肺?心底恼火,房俊也不再劝。虽然地方是我的,可你们的责任比我更大,你们都不担心,老子担心个屁啊?侯君集和长孙冲不待见他,难道他就愿意搭理这两个家伙?当下一甩袖子,大步出门。李泰不料房俊这般不给面子,讪讪的摸摸鼻子,恼火道:“甭理会这个棒槌,跟他置气,气死了都赔命!”侯君集皮笑肉不笑的道:“殿下放心,安全问题绝对万无一失,末将这就出去监督手下儿郎,紧扼各个路口!”言罢,未等李泰回答,便扬长而去。李泰气得差点踹桌子!怎地一个两个都不将本王放在眼内,要造反呐?气哼哼对长孙冲说道:“这侯君集被父皇关了几天,还心存怨气了怎地?”长孙冲一张脸上神情莫测,只是笑道:“此人粗鄙,世人皆知,殿下何须跟他一般见识?陛下的圣驾将至,不如一起去出迎吧!”便站起身,当先走出大堂。李泰愤愤然的神色迅速冷静下来,一双小眼睛微微眯起,总觉得气氛不大对头……*****皇帝仪仗沿着山路缓缓而行。沿途百姓商贾纷纷下车下马,肃立在路边,恭恭敬敬的礼让陛下的车辇先行通过。这年月还未向明清两朝那般,皇帝出行百姓必须德跪着相迎,大家只要保持要纪律,没那么多的讲究。当年隋炀帝杨广那般霸道,也没想出让大臣百姓跪拜自己的礼数……一队队盔明甲亮身躯威武的禁军护送着一辆豪华的四轮马车,引得百姓商贾敬服惶恐,路边到处都是肃然而立的百姓,却只有禁军的马蹄踏着路面的“嘚嘚”声,一丝杂乱的议论也无。对于这位皇帝,百姓们是打心眼里拥戴敬服!百姓的心思很单纯,什么杀兄弑弟、逼父让位,都不算什么,只要你能爱民如子,只要你能吏治清明,只要你能让老百姓过上好日子,你就是个魔鬼,老百姓也照样拥戴你!对于饱受战争磨难的淳朴百姓来说,还有什么是比吃得饱饭更重要的?历经隋末的天下动荡,百姓们更知道现在的和平来之不易,也知道是谁一手缔造了现如今的辉煌盛世!不知道人群里谁喊了一声“陛下万福金安!”紧接着,整条通往山顶的道路两旁,那无数肃立的百姓们,福至心灵一般深深弯下腰,恭恭敬敬的一个长揖,齐声喝到:“陛下,万福金安!”“陛下,万福金安!”“陛下,万福金安!”禁军吓了一跳,被陡然出现的声浪惊得心弦紧绷,立时弓上弦刀出鞘,严阵以待!御辇之上的李二陛下却是心潮激荡!这是什么声音?这是来自百姓心底最诚挚的肯定,这是对他李世民最大的褒奖,这就是他孜孜不倦梦寐以求的认可!他,李世民,别管曾经做过什么令人不齿之事,但他是一个好皇帝,是一个能让天下万民活下去、吃饱饭的好皇帝,是一个能将巍巍大唐经营的繁花锦绣、震古烁今的千古一帝!李二陛下猛地在车内想要站起,吓得旁边的王德跪地保住皇帝的腿,惊慌道:“陛下,不可!”最为皇帝最信任、最亲近的太监,王德实在是太了解这位皇帝的性格了!自从登基一来,这位皇帝最大的心愿便是得到百姓的认可,他所作的一切,都是能让史官在史书上写下“李世民是个好皇帝”这么一句话!现如今外面的这些百姓如此自发的颂扬皇帝,怎能不让皇帝欣喜若狂?这个时候,最好的方式就是站在百姓的面前,接受百姓的顶礼膜拜!可是太危险了啊!李二陛下自然知道王德的顾虑,可难道他自己心里就没有顾虑么?他很清楚,这个时候若是路边的百姓之中又一个心怀叵测之辈,在他露面的时候射来一箭,很容易就能要了他的命!可他忍不住啊!他忍不住想要在百姓面前接受这种最真诚的的膜拜!他忍不住想要出现在百姓们面前,让他们都能看看他们心底里认同的这个皇帝,到底是何模样!纵有危险,那又如何?金戈铁马虽然早已远离多年,但是当年冲锋陷阵的那股热血,却仍未冷却。当年朕能在虎牢关钱率领三千玄甲骑兵冲阵窦建德的十万大局,现如今,朕为何就不能站在御辇之上,接受朕的子民顶礼膜拜?当年的朕能满腔热血,现在的朕就成了圈养的老虎,没了血性?不,那不是我李世民!推开王德,李二陛下按动车壁上的一个按钮,严丝合缝的车顶,便缓缓向两侧滑开,露出一个能容纳一个人身体的顶窗。李二陛下自顶窗中探出头来,腰腹之上,全部露出车顶之外。道路两旁的百姓,全都看到了那个自御辇之上站出来的人!英伟的容颜,明黄的衣袍,雄浑的气度!这是……皇帝陛下?!“哄”一阵洪水撞击堤岸一般的惊呼响起!李二陛下很满意,他高高举起手,朗声道:“朕,大唐皇帝李世民,今日与民同乐,与朕之子民,共创巍巍大唐,煌煌盛世!愿天下不再有冤死之魂,愿天下不再有饿死之鬼!”天地之间,只有李二陛下这一句豪言壮语在山梁之间回荡,余音袅袅。好半晌,百姓才爆发出一股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这,算是陛下对吾等的承诺吗?这可是皇帝啊,九五之尊,天下之主,真龙天子!面对吾等草民,居然不顾危险的现出真身,给了吾等一个这般大气磅礴、至诚至性的承诺?!千古以降,何曾有过这般亲民的帝王?百姓们心情激荡,感激涕零,纷纷跪伏在路边,大声道:“吾皇圣明,与天不老,万寿无疆!”“与天不老,万寿无疆!”百姓的欢呼,一遍又一遍的重复,在骊山之上回荡不绝。远远的,前来迎接的房俊沿着眼前这一幕,不禁感到蛋疼……这位大抵应该算是史上最会作秀的皇帝了吧?而且,这年头难道尚未流行那句“万岁万岁万万岁”?心底里是佩服的,不管是不是作秀,单单只是上演了这么一出,起码民调上升五十个百分点……但是您这般招摇出风头,就不怕人群里有人偷偷的给你射一箭?李二陛下是爽翻了,可他身边的禁军却个个脸青唇白,胆子都快吓破了!一个个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一遍一遍的扫视着路边的百姓,只要发现一点点的异常情况,立刻就会扑上去乱刀斩杀,宁可杀错一千,可绝对不能放过一个有可能威胁到陛下安全的隐患!到了农庄的门口,李二陛下并未下车,只是将身子重新缩回车厢内,命人将房俊叫了上来。“陛下,千金之体坐不垂堂,刚刚您这举动,实在是太危险了!”一上车,顾不上什么礼节,房俊就疯狂吐槽。娘咧!你想玩,回你的太极宫去玩,哪怕脱了裤子在长安城里玩果奔,咱都不管!可你不能再咱这地头玩这一出,您要是有个好歹,不是把咱牵连进去了吗?李二陛下笑呵呵的也不着恼,问道:“准备得如何?”他也知道刚刚自己的举动有些失当了,只不过一时激动,没控制住……房俊没好气的道:“万无一失!咱琢磨出来的玩意,何时失过手?陛下您就等着见证奇迹吧!”李二陛下笑了笑,突然道:“那试验便让下边的工匠去做吧,今日,你就待在朕的身边,哪儿都不要去。”“呃……为什么?”房俊有些不解。“呵呵,为那么多干嘛?朕让你如何,听着就是。”李二陛下伸展了一下四肢,微闭双目。房俊心里陡然一跳。一个念头不可遏制的涌了上来……难不成是陛下听了什么风声,亦或是得到什么消息,甚至是预感到了什么,待会儿将有大事发生?那么不让我离开,是为了保护我,还是为了监视我?亦或者,两者兼而有之?房俊不淡定了!不是真的有人想在这骊山上干什么造反谋逆的大事吧?!娘咧!这特么不是害人么?这里可是咱的地盘,哥们说不清楚啊!房俊心烦意乱,心里反复权衡,是谁有这么大的胆子?这骊山之上,有侯君集的左卫大营,有程咬金的左武卫,有长孙冲的神机营,还有李君羡的百骑精锐。谁敢在如此严密的护卫之下,行那等大逆不道之举?亦或者……那人,本就是护卫在皇帝身边的人?一想到此处,房俊陡然发出一身冷汗!这当真是要搞出大事情啊……